• <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 <menu id="yiqk6"><tt id="yiqk6"></tt></menu>
    <input id="yiqk6"><acronym id="yiqk6"></acronym></input>
    <input id="yiqk6"><button id="yiqk6"></button></input>
  • <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 <menu id="yiqk6"><u id="yiqk6"></u></menu>
  • <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 <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input id="yiqk6"><acronym id="yiqk6"></acronym></input><object id="yiqk6"></object><input id="yiqk6"></input>
    <input id="yiqk6"><acronym id="yiqk6"></acronym></input>
    <input id="yiqk6"><acronym id="yiqk6"></acronym></input>
    <nav id="yiqk6"><tt id="yiqk6"></tt></nav>
    <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 <input id="yiqk6"><acronym id="yiqk6"></acronym></input>
  • <menu id="yiqk6"></menu><input id="yiqk6"><u id="yiqk6"></u></input>

    電商扶貧:銀行系的電商扶貧實踐及其啟示

    就在各大電商平臺轟轟烈烈地開展農村電商大進軍的時候,銀行系的電商業務也在不知不覺中上線。到2015年,電商扶貧成為又一個風口的時候,銀行系的電商扶貧雖然有點像“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地開”,但取得的實效卻也不可忽視,甚至在一些地方比其他電商平臺的扶貧效果還好。

    銀行系的電商平臺多由過去的積分商城轉化而來,隨著積分業務越來越尷尬,干脆把積分商城升級為電商平臺,再增加新的商品出售,同時把它也轉化為一個面向銀行內部員工的消費平臺。銀行系電商平臺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高度閉環化,平臺是自己建的,客戶是自己選的,產品也是自己推的,支付工具更不用說,交易完全在一個閉環內完成。

    電商扶貧開始后,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先后依托自己的電商平臺與一些貧困地區簽訂了電商扶貧合作協議。其具體操作模式是:簽訂協議確定某個地區的某個農產品在平臺上銷售多大規模,然后銀行系電商平臺就將這些產品推到自己的主頁上,貧困地區按照要求完成供應鏈,最后銀行系的員工和銀行大客戶用積分在平臺上定向消費。這些平臺可能客戶數量并不是很多,交易規模也不是很大,甚至流量也確實不客觀,但是成交的轉化率卻很高,因為幾乎是定向包銷的。

    由此可以看出,銀行系電商平臺的電商扶貧實質上是基于互聯網的消費扶貧,而這一消費扶貧說到本質上,又屬于一種產品定向包銷行為。有些搞電商的,可能對銀行系的電商平臺不屑一顧,甚至認為他們從事的電商扶貧根本不符合電商的市場邏輯。但是這種偏見沒有道理,只要實實在在地用互聯網幫貧困地區賣了貨,就是有效的電商扶貧模式。更重要的是,從過去扶貧的給錢給物、發種子發化肥,到現在的采購貧困地區農產品進行消費扶貧,這已經實現了扶貧模式由救濟式到開發式的轉變,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扶貧模式上可喜的變化。

    當然,銀行系的電商扶貧也遇到了困難,就是農產品上網絕對不是網上一擺那么簡單,其背后需要的供應鏈、產業鏈和電商服務鏈是復雜的,而且是貧困地區一時半會兒跟不上的。比如說中國銀行幫一個縣銷售幾千萬元的蘋果,剛開始農民裝的貨還能按要求來,到了后來就逐漸無法保證品控,導致客戶的評價并不好。這樣的電商扶貧就不可持續,大家做了公益的事情,但是卻買到了不太滿意的商品,就有點被坑的感覺。所以,電商扶貧也好,消費扶貧也好,還是要以市場之心行扶貧之道,遵守基本的市場規則是基礎,否則那還不如大家直接給錢算了。

    不過這事兒也不能一味批評農民,他們過去在田間地頭或在家里的土窯里,都習慣于農產品大堆賣給中間商,現在要拆成一箱一箱的賣,還要分級,大小一致,顏色一致,很麻煩,到最后剩下了最大的和最小的不好賣,他們當然希望摻著都賣出去,這是不懂電商的緣故,也有銷售習慣問題。

    到后來建設銀行做的時候就變聰明了,他們在縣里選擇一個靠譜的電商運營商,讓他們把產地的標準化等問題解決好,這樣的產品上線以后,大家的體驗感明顯好了起來,這就為今后可持續地推出消費扶貧項目奠定了基礎。

    這僅僅是電商扶貧遇到問題的冰山一角,還有包裝不配套的問題,物流費用太高的問題,倉儲設施特別是冷鏈設施不配套的問題,人才太缺的問題,政府部門配合不到位的問題等等,都影響著電商扶貧的進展和效果。可以說,電商扶貧為了實現把貧困地區的農產品上網,它不僅僅是要做到可以賣,而且要搭建一個賣的生態,這是一個系統性工程,復雜性遠遠超過預期。因而政府與銀行系電商平臺或者其他所有的電商平臺簽訂協議后,就不要以為可以高枕無憂了,麻煩的事兒還多著呢。可惜一些縣認識不到位,導致出現了種種問題,傷了方方面面的心,需要汲取教訓。

     

    電商上的這種消費扶貧不能僅僅看作是一種短期行為,其實正在開啟著電商推動農業生產轉型的一扇重要門戶。目前的情況還是貧困地方有什么就在網上賣什么,下來之后就應該是城里的人想要什么,貧困的地方就種什么,逐步實現與其他電商類似的情形,從銷售端倒推供應鏈和產業鏈的改革,完成農業生產方式的根本轉變。

    當然,對于這一過程不可過于樂觀和急于求成,這涉及到當地政府、電商平臺、種植農戶和當地傳統企業的協同問題,在一些縣是很難協同的。

     

    對于銀行而言,如果覺得自己的電商平臺運營還挺有效,也頗有心得,就應該加速對電商平臺的擴展增容,由目前的定向包銷向未來的提前定制、眾籌、領養等綜合模式轉變,加速產銷對接,農旅結合,促進三產融合。也應該和其他電商平臺一樣,高度重視客戶反饋問題的針對性處理和大數據的積累、分析、應用,倒推產業源頭的轉型。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加大平臺的開放程度,吸納電商各個要素參與,推動生態體系的加速完善。

    總之,對銀行系的電商扶貧是應該支持鼓勵的,也應該進行階段性分析和梳理,不斷完善模式,使之成為電商扶貧的一個有效路徑。

    就在各大電商平臺轟轟烈烈地開展農村電商大進軍的時候,銀行系的電商業務也在不知不覺中上線。到2015年,電商扶貧成為又一個風口的時候,銀行系的電商扶貧雖然有點像“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地開”,但取得的實效卻也不可忽視,甚至在一些地方比其他電商平臺的扶貧效果還好。

    銀行系的電商平臺多由過去的積分商城轉化而來,隨著積分業務越來越尷尬,干脆把積分商城升級為電商平臺,再增加新的商品出售,同時把它也轉化為一個面向銀行內部員工的消費平臺。銀行系電商平臺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高度閉環化,平臺是自己建的,客戶是自己選的,產品也是自己推的,支付工具更不用說,交易完全在一個閉環內完成。

    電商扶貧開始后,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先后依托自己的電商平臺與一些貧困地區簽訂了電商扶貧合作協議。其具體操作模式是:簽訂協議確定某個地區的某個農產品在平臺上銷售多大規模,然后銀行系電商平臺就將這些產品推到自己的主頁上,貧困地區按照要求完成供應鏈,最后銀行系的員工和銀行大客戶用積分在平臺上定向消費。這些平臺可能客戶數量并不是很多,交易規模也不是很大,甚至流量也確實不客觀,但是成交的轉化率卻很高,因為幾乎是定向包銷的。

    由此可以看出,銀行系電商平臺的電商扶貧實質上是基于互聯網的消費扶貧,而這一消費扶貧說到本質上,又屬于一種產品定向包銷行為。有些搞電商的,可能對銀行系的電商平臺不屑一顧,甚至認為他們從事的電商扶貧根本不符合電商的市場邏輯。但是這種偏見沒有道理,只要實實在在地用互聯網幫貧困地區賣了貨,就是有效的電商扶貧模式。更重要的是,從過去扶貧的給錢給物、發種子發化肥,到現在的采購貧困地區農產品進行消費扶貧,這已經實現了扶貧模式由救濟式到開發式的轉變,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扶貧模式上可喜的變化。

    當然,銀行系的電商扶貧也遇到了困難,就是農產品上網絕對不是網上一擺那么簡單,其背后需要的供應鏈、產業鏈和電商服務鏈是復雜的,而且是貧困地區一時半會兒跟不上的。比如說中國銀行幫一個縣銷售幾千萬元的蘋果,剛開始農民裝的貨還能按要求來,到了后來就逐漸無法保證品控,導致客戶的評價并不好。這樣的電商扶貧就不可持續,大家做了公益的事情,但是卻買到了不太滿意的商品,就有點被坑的感覺。所以,電商扶貧也好,消費扶貧也好,還是要以市場之心行扶貧之道,遵守基本的市場規則是基礎,否則那還不如大家直接給錢算了。

    不過這事兒也不能一味批評農民,他們過去在田間地頭或在家里的土窯里,都習慣于農產品大堆賣給中間商,現在要拆成一箱一箱的賣,還要分級,大小一致,顏色一致,很麻煩,到最后剩下了最大的和最小的不好賣,他們當然希望摻著都賣出去,這是不懂電商的緣故,也有銷售習慣問題。

    到后來建設銀行做的時候就變聰明了,他們在縣里選擇一個靠譜的電商運營商,讓他們把產地的標準化等問題解決好,這樣的產品上線以后,大家的體驗感明顯好了起來,這就為今后可持續地推出消費扶貧項目奠定了基礎。

    這僅僅是電商扶貧遇到問題的冰山一角,還有包裝不配套的問題,物流費用太高的問題,倉儲設施特別是冷鏈設施不配套的問題,人才太缺的問題,政府部門配合不到位的問題等等,都影響著電商扶貧的進展和效果。可以說,電商扶貧為了實現把貧困地區的農產品上網,它不僅僅是要做到可以賣,而且要搭建一個賣的生態,這是一個系統性工程,復雜性遠遠超過預期。因而政府與銀行系電商平臺或者其他所有的電商平臺簽訂協議后,就不要以為可以高枕無憂了,麻煩的事兒還多著呢。可惜一些縣認識不到位,導致出現了種種問題,傷了方方面面的心,需要汲取教訓。

     

    電商上的這種消費扶貧不能僅僅看作是一種短期行為,其實正在開啟著電商推動農業生產轉型的一扇重要門戶。目前的情況還是貧困地方有什么就在網上賣什么,下來之后就應該是城里的人想要什么,貧困的地方就種什么,逐步實現與其他電商類似的情形,從銷售端倒推供應鏈和產業鏈的改革,完成農業生產方式的根本轉變。

    當然,對于這一過程不可過于樂觀和急于求成,這涉及到當地政府、電商平臺、種植農戶和當地傳統企業的協同問題,在一些縣是很難協同的。

    對于銀行而言,如果覺得自己的電商平臺運營還挺有效,也頗有心得,就應該加速對電商平臺的擴展增容,由目前的定向包銷向未來的提前定制、眾籌、領養等綜合模式轉變,加速產銷對接,農旅結合,促進三產融合。也應該和其他電商平臺一樣,高度重視客戶反饋問題的針對性處理和大數據的積累、分析、應用,倒推產業源頭的轉型。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加大平臺的開放程度,吸納電商各個要素參與,推動生態體系的加速完善。

    總之,對銀行系的電商扶貧是應該支持鼓勵的,也應該進行階段性分析和梳理,不斷完善模式,使之成為電商扶貧的一個有效路徑。

     

    0 條評論

    雷泽体育